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三道五 串烧今古

我的BLOG

 
 
 

日志

 
 

端午后话  

2017-05-31 16:1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端午节的前前后后是一年里最明媚的日子。温度也不高,体感很舒适。开过花的植物在疯狂地长叶子,刚刚开花的树木散发着清香,柳莺在园里穿飞,虽没有南方那样真正意义上的鸟语花香, 但偶尔也带来一点宁静。
    从初春开始, 就有了山野菜,一个多月的时间,换着样儿品尝,这里有个规矩, 过了五月节就不再吃山野菜了。刺脑芽老了,蕨类伸出巴掌,唯有小根蒜和刺五加的叶子还可以吃, 但又是天价了。
    每年的这个节日都要包粽子。四斤糯米包四十个粽子,再煮上20个茶叶蛋,送给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但今年却不知道送给谁了。有个小家庭没有包粽子, 也没有买粽子,本想给他们送去几个, 但又怕人家不喜欢吃, 索性就不麻烦了。剩下的都放在了冰箱里。街上卖的粽子都很贵,有的一个包装盒里放了8个粽子8个茶叶蛋打出的价格是160元, 据说那盒子里装的还有贵的,说是有纪念品。因为没有人关心, 俺也不关心。卖不出去的粽子都去哪里了?谁知道。
     这里有初五采艾蒲的习俗,所谓“香蒲艾蒿,一年一刀”,过去俺也采,拿着镰刀像割草一样,收获两大捆,吊在檐下留着用,蚊虫嚣张的季节用艾蒿搓成艾绳熏蚊子,有时候也用艾叶泡水洗浴。蒲绒则用来装枕头。在城里生活, 这样的世情成了记忆。现在想起用艾蒿也只能去买了。前年去江边寻找艾蒿,走了一个上午, 真的发现了两撮,俺没有舍得连根拔起, 只是采了几把叶子回来,也兴高采烈的。去年五月节下雨, 没有去采, 今年俺到原来的地方去找, 结果那里都被推土机推过了,那些江滩被个人的商业行为占领了,就连自来水源都不放过。一草一木谁人怜悯?据悉,艾蒲们生长的家乡早已经面目全非了。大量使用除草剂, 农药,艾蒿没有经过哀嚎就断子绝孙了。而那凡是长着蒲草的地方, 又都变成了鱼塘, 或者干涸成了臭水泡子,哪里还有香蒲,怕是臭蒲也没有了。俺相信有一天,艾蒲也会变成种植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