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三道五 串烧今古

我的BLOG

 
 
 

日志

 
 

食为天(10)  

2016-07-08 15:44: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的春节过后,俺去当“工作队”(当时叫“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队长是一位县委常委,他带领我们包一个生产大队,这里也是他蹲的点,要在这里揭开阶级斗争的盖子,深入搞好“斗批改”,来“抓革命,促生产”带动春耕。为此必须先摸底,抓骨干。
    这县常务很有斗争经验,他说要先访贫问苦,于是确定了一个“苦大仇深”的老雇农为访问对象。
    访问那天,队长还说:“懂得过去的苦,才能知道今日的甜,这也是你们知识分子重新学习的极好机会。”俺诺诺唯命,带上红宝书和笔记本,带上擦眼泪的手帕,俺知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俺好哭,要未雨先绸缪哦。跟着队长去老雇农家。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来到一个低矮的破乱不堪的茅草房前,队长喊了几声,也不见有动静,我们只好破门而入,拽断了拴门的麻绳。队长用手电照了照,一位老人在土炕上欠了欠身,队长说:“老大爷,请把灯点上。”老人说:“没有灯,有明子。你们有火柴吗?”俺从兜里揣着火柴,就去划火柴,队长说明子烟太大,不让点燃,俺就吹灭了火柴,借着火柴的光俺发现地上有一个原木墩子,就坐在了那上边。队长坐在了炕沿上,开门见山,说:“老大爷,您老过去给地主抗过大活,又上过木帮(过去的伐木工),受了不少苦。您给我们讲讲那时候的生活。”老人半天才说:“过去的事情还提它有甚用?”队长进一步引导:“就说说吃的吧。”老人说:“没甚说的,整天价喝菜糊糊,有甚说的?”队长似乎觉得有进展就又启发道:“说说是什么样的菜糊糊。”老人用手一指地上的桌子,看得出那上面有一双筷子和一个大碗,道:“呶,那里的半碗,俺留明天早上喝哩,你自己个儿瞧吧。”队长再也坐不住了,喊了一声“走!”我们简单告别,老人再没说什么。
    出了茅草房,队长气急败坏地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严重的问题在于教育农民’,这阶级觉悟也太低了”回到住地,工作队接着开会,队长说,那个老雇农还不仅是阶级觉悟低,而是思想反动,他是站在地主阶级立场说话。明天要收集他的言论,并责成俺负责这件事,完了要狠狠整整他。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