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三道五 串烧今古

我的BLOG

 
 
 

日志

 
 

化工生育尔,岂不甚仁哉  

2015-09-13 11:1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屋子里还从未飞进来一个苍蝇,大概苍蝇都被拍死了,昨夜却出现了一只蚊子,俺没有看见, 但听到了嘤嘤悲切的叫声,俺没有去拿电蚊拍,想在太阳出来的时候, 看看蚊妹妹长的什么模样。结果是起床后, 搜遍了四壁也不见她的踪影。她一定知道人们在拍苍蝇,自己的日子朝不虑夕吧。
       蚊子要比苍蝇还狠毒的,蚊子不仅传染疾病, 只凭它喝人血这一招儿,就令人毛骨悚然。有一次俺进了一个山洞,突然数百只蚊子出现在俺的衣服上, 脸上,手上, 腿上,俺还没有来得及拍打, 就觉得脸上手脚上一阵奇痒,吓得俺急忙退避三舍, 跑了出来。有人曾说苍蝇糊脸,那是他没有见过蚊子糊脸呢。人们痛恨蚊子要比痛恨苍蝇刻骨铭心。古诗人笔下写蚊子的诗不少, 但写苍蝇的却少,也有人把蚊子和苍蝇并提,不妨我们看看这些蚊子苍蝇是怎么引起古诗人注意的。

       唐罗隐有两首提到蚊蝇的诗。《早秋宿叶堕所居》曰:“池荷叶正圆,长历报时殚。旷野云蒸热,空庭雨始寒。蝇蚊犹得志,簟席若为安。浮世知谁是,劳歌共一欢。”《秋霁后》曰:“净碧山光冷,圆明露点匀。渚莲丹脸恨,堤柳翠眉颦。蝉已送行客,雁应辞主人。蝇蚊渐无况,日晚自相亲。”这是他将早秋与晚秋做了对比,蝇蚊从还可以得志到命运一天不如一天。当然写蝇蚊却有言外之意,也是可以理解的。罗隐还有一首《蟋蟀诗》, 写蟋蟀却提到了蝉和蝇蚊,写蝇蚊的两句是“蚊蚋有毒,食人肌肉。苍蝇多端,黑白偷安。”他也说蚊蚋要比苍蝇可恨的, 不过你看他说“食人肌肉”,这蚊子可真的不小了,堪比草原狼了。

       韩退之的《杂诗四首》好像不太在意蝇蚊:“朝蝇不须驱,暮蚊不可拍。蝇蚊满八区,可尽与相格。得时能几时,与汝恣啖咋。凉风九月到,扫不见踪迹。”他期盼九月秋风一到,那蝇蚊不用你驱赶, 自己就不见了。相比之下, 任性的中国大妈到了冬季,广场舞照跳不误,要比蚊蝇厉害多了。

      唐诗人唐彦谦《六月十三日上陈微博士》诗云:骄云飞散雨,随风为有无。老农终岁心,望施在须臾。平生官田粟,长此礼义躯。置之且勿戚,一饱任妻孥。青青泽中蒲,九夏气凄寒。翾翾翠碧羽,照影苍溪间。巢由薄天下,俗士荣一官。小大各有适,自全良独难。穷居无公忧,私此长夏日。蚊蝇如俗子,正尔相妒嫉。麾驱非吾任,遁避亦无术。惟当俟其定,静坐万虑一。”诗中的后八句是对蚊蝇的挞伐,他把蚊蝇当作了“俗子”,不想驱赶也不去逃避, 与“俗子”的矛盾毕竟是人民内部矛盾, 所以要等待他们自己总会有一天能够安静的。

       南唐杨銮《即事》诗云:“白日苍蝇满饭盘,夜间蚊子又成团。每到夜深人静后,定来头上咬杨銮。”哈哈! 这个杨銮很有趣的,苍蝇蚊子之多无可附加了,俺都替他捏一把汗呢,真怕他得了什么关乎性命的传染病。还好, 他的幽默诙谐也算是驱蚊灭蝇的一剂药吧。

       陆游写过几首“喜雨”诗,其中一首这样写的:“黄尘赤日欲忘生,一夜新凉满锦城。雨急骤增车辙水,泥深渐壮马蹄声。蚊蝇敛迹知无地,灯火於人顿有情。市远鸡豚不须问,小畦稀甲已堪烹。”陆老先生看见的是一场大雨,这大雨一定会拍死了好多的蝇蚊,到处是雨水, 它们也没有生存之地了,还真是值得高兴的。

        宋诗人刘克庄有一首五言诗这样写的:“蚊集殊难散,蝇驱已复回。偏能侵枕簟,尤喜败樽镭。恰则噬脐去,何曾洗足来。化工生育尔,岂不甚仁哉。”诗人在驱赶不走的蚊蝇面前, 多少有些纠结,怨天怨地也在所难免。

       看了古人的诗, 俺有点感慨了, 你想那个时代,没有不断出新的药物,驱蚊也就是用蚊香, 避蚊不外要用蚊帐。驱赶苍蝇,拿着马尾做的蝇拂尘或者是蝇拍,再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所以, 古诗人除了仇恨蚊蝇,期待天气凉起来, 剩下的都是无奈了。不过古诗人写蚊蝇, 大都想的是那生存的环境, 在当时的现实生活中, 还有与蚊蝇一样的人物, 诗人把笔直指向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 应该说这才是他们写诗的初衷。

       今天的蚊蝇要少得多了,而且要比几十年前也少多了,在我们的发展史上有过“除四害” 的运动, 那可是一场人民战争呢,但要想让蚊蝇断子绝孙, 怕是要难的,这蚊蝇也在一条漫长的生物链上, 蚊蝇一旦灭迹, 依靠扑食蚊蝇的生物也会失去生存的机会。尽管人们大声疾呼消灭蚊蝇, 但人类在自然前面还是很渺小的,灭蚊蝇的药物不断花样翻新, 蚊蝇呢, 却又有了抗药性,这就是生存法则。

        俺庆幸在北方生活, 如今俺都穿起了秋天的衣服,蚊蝇基本销声匿迹, 不必担心它们的打扰,也许俺孙子的孙子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想要知道什么是蚊子苍蝇, 要去生物博物馆才能解其疑的了。诗人云:“化工生育尔,岂不甚仁哉”,俺期盼生物科学家给蚊子苍蝇也改变一下基因,让他们多一点仁义之心,蚊蝇们也避免以死,又不干扰人类的生活,这也是一大乐事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