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三道五 串烧今古

我的BLOG

 
 
 

日志

 
 

读孟东野的苦寒诗, 俺想说“莫笑贫”  

2013-11-19 10:15:52|  分类: 说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野先生孟郊是个有名的穷诗人,他的那个时代, 好像穷人多吧,所以看不起他的人似乎并不多。后来 有些人富了起来, 尤其是富起来的诗人也就不把这个穷诗人放在眼里的,如果是现在, 笑贫不笑娼,他也许会改行的。幸亏他贫穷, 不然他写不出那样名垂千古的诗来。孟郊也是因为写诗写穷的。孟郊把写诗当做了自己的责任和事业,吃饭这样的大事都排在了写诗的后面,每天课以自己的任务如果完不成,就足不出户,别的事情就别想去做了。《隐居诗话》里说:“孟郊诗蹇涩穷僻,琢削不暇,真苦吟而成;观其句法格力可见矣。其自谓‘夜吟晓不休,苦吟鬼神愁;如何不自闲,心与身为仇。’”这几句是公道话。韩愈称赞孟郊为诗“刿目鉥心,刃迎缕解。钩章棘句,掐擢胃肾。神施鬼设,间见层出”(《贞曜先生墓志铭》)。还是韩愈对他了解, 知道他是怎样作诗的,韩愈老, 把“刿目鉥心”“掐擢胃肾”这样的词都用上了, 够狠的吧,可见孟郊作诗极讲究构思和用语的。
         到了宋朝,宋人多不喜孟诗。严沧浪曰:“孟郊之诗刻苦,读之使人不欢。”严沧浪严羽是宋代诗词评论的代表人物,他都这样看, 何况别人了。
      《青箱杂记》曰:“白乐天‘无事日月长,不羁天地阔’,此达者之词也。孟东野‘出门即有碍,谁谓天地宽’,此褊狭者之词也。”
        苏东坡还写了一首《读孟诗》,曰:“夜读孟郊诗,细字如牛毛。寒灯照昏花,佳处时一遭。孤芳擢荒秽,苦语馀《诗骚》。水清石凿凿,湍激不受篙。初如食小鱼,所得不偿劳。又似煮蟛越,竟日嚼空螯。要当斗僧清,未足当韩豪。人生如朝露,日夜火煎膏。何苦将两耳,听此寒号?不如且置之,饮我玉卮醪”你看他把孟诗形容的鬼哭狼嚎的,吓人!
        再看东坡兄弟苏辙是怎么说的:“唐人工于为诗,而陋于闻道。孟郊尝有诗云:‘食荠肠亦苦,强歌声无欢;出门即有碍,谁谓天地宽?’郊耿介之士,虽天地之大,无以容其身,起居饮食,有戚戚之忧是以足穷而死。而李翱称之,以为郊诗高处在古无上,平处犹下顾沈、谢。至韩退之亦谈不容口,甚矣,唐人之不闻道也。孔子称‘顔子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回虽穷困早死,而非其处身之非,可以言命,与郊异也。”
        说起诗写苦情, 也不是孟郊开了先例, 而早在《诗经》中就有了,《诗经》中的《邶风》十九首又有几首是欢乐的呢,老祖宗都可以写悲情写苦情, 孟郊又有神马不可以的?俺倒是觉得发扬继承一下是好事。
       《青葙杂记》拿白居易与孟郊相比, 这有可比性吗?白乐天二十八而中春官,逾年即中书判拔萃,未几又以贤良方正对策高等,由畿尉拜翰林兼拾遗,迁左赞善,始一贬江州耳。但还是官五品,月俸四五万,寒有衣,饥有食,一家人老小不愁吃穿。才数年,又复以州守入为尚书郎知制诰,除中书舍人。屡典名郡,东南山水之区,恣其遨游。又入为秘书监,太子宾客分司东都,刑部侍郎,领河南尹,改少傅,以尚书终。其于遇合可谓荣矣。东野呢?穷饿,不得安养其亲,五十始得一第,才尉溧阳。这样的身世,怎么可以和白居易站在一个起跑线上呢?如果我们拿他和奥巴马比,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至于二苏兄弟一唱一和,也大失大家风范,二苏皆年少成名,虽有谪迁之悲,未历饥寒之苦,一生悠哉游哉,大山名川游历个遍,广交友没少喝酒,其乐也融融,他们这样说孟郊, 就好像问吃不上饭的人为什么不吃肉呢,以颜回来要求孟郊更是失之偏颇,以此就下结论“唐人不闻道”,大概也是孩子气了,那一首《游子吟》即便是闻道的又有几个可以写得出来呢?若不相信, 您细读孟诗, “道”也是比比皆是的。当然,如果孟郊能够想到东坡的浪漫,那也会自惭形秽的吧。高兴的事情都给东坡, 这就不很公平,《东皋杂志》有这样的一个事实记载:

      “王定国岭外归,出歌者劝东坡酒,坡作《定风波》序云:‘王定国歌儿曰柔奴,姓宇文氏,眉目娟丽,善应对,家世在京师,定国南迁归,余问柔,广南风土,应是不(否)好。柔对曰:此心安处,便是吾乡。因为缀词云:常羡人间琢玉郎,天教吩咐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俺想, 俺如果遇到这样的美事儿也会高兴的,没准也会来上一曲《定风波》呢,东坡曾直言不讳地说“最爱乐天之为人”, 所以有诗云“我甚似乐天,但无素与蛮。”“素”与“蛮”是白居易的两个小妾, 虽说东坡豪爽,好开个玩笑, 但他的直言也道出了他的艳羡,东坡没有生活奔波之苦, 作出诗来又怎么会有“苦语馀《诗骚》”呢。
         孟东野的诗, 是出自他的生活,是他用心写就的, 是他的体验,所以才真真切切,那才是他的生活写照。杜甫在离开长安的时候, 一路颠簸流离, 也留下了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那也是穷苦在心,是内心感情的喷发。正所谓“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孟郊中举也作诗云:“昔日龌龊不足嗟,今朝旷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遍长安花。”你看那高兴劲儿是从来未有的。但有人就觉得“才获一第,便尔志满意得,如此尤为小器”。

        俺读完孟东野的诗集, 俺想说,笑娼的,俺不多嘴, 但莫笑贫。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