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三道五 串烧今古

我的BLOG

 
 
 

日志

 
 

此鸣者为官乎,私乎?  

2012-05-12 18:23:43|  分类: 说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惠帝司马衷(259-306) 290年即位,在位17年。惠帝,武帝第二子。司马衷即位后,无力理政,发生诸王为争夺最高统治权的内战,史称“八王之乱”。司马衷死于306年,时年48岁。史家称他是白痴,但武帝是个胸怀大志的聪明人, 大概不会用一个白痴做继承人的吧,惠帝愚钝一点是有的,还不至于是个脑瘫,史家在给他作传记的时候也不过就是叙述完他的事迹后写了两个没有时间记载的笑料,其一是“帝又尝在华林园,闻虾蟆声,谓左右曰:‘此鸣者为官乎,私乎?’或对曰:‘在官地为官,在私地为私。’”据此来断定惠帝是白痴, 大概那样的人或许也是多少有一点白痴吧,俺站在今天的角度看, 惠帝问属下这蛤蟆叫是为官还是为私这个问题, 还真的有一点想象力的,现代的所谓素质教育不是正在培养这样的发问吗?那个回答的人虽说有一点阿谀之嫌, 但也耐人寻味,就像现在的什么“公知”“专家”他们整天地嚷嚷,难道不是也有为官的, 也有为私的吗?

       历史跟司马衷开了一个玩笑,也惹得文人骚客不停地聒噪, 其声音也不亚于蛙鸣。对蛙鸣的想象和联想也都事出有因。

      唐代的杨收是有名的神童,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吟咏,兄杨发戏令咏蛙,即曰:“兔边分玉树,龙底耀铜仪。会当同鼓吹,不复问官私。“他也是把晋惠帝当做白痴一样看待了,所以”不复问官私“。

      宋人赵蕃《闻蛙》:

惊蛰已数日,闻蛙初此时。
能如喜风月,不必问官私。

虽是讽刺晋惠帝,但也步那个唐朝的孩子的后尘。

       宋诗人岳珂《观物四首蛙》:

鸣蛙恰恰地底鸣,池泉深澈池草青。
秧田正枯须水活,龙骨车翻蛙不惊。
在池固合忧涸鲋,鼓吹未妨明月步。
可怜强聒将何为,到底官私不关汝。
诗人写了一幅春灌的夜景图,听到了蛙鸣,他得出的结论是“到底官私不关汝”,这也算是对晋惠帝的问题的一个正面的回答吧。就此来看也没有多大的新意。

       请看宋舒岳祥《初九日夜月下闻蛙此物得水悦乐故鸣心事与农》:

平田展明湖,密林含宿雾。

整冠对明月,天眼实汝顾。
那敢醉謼号,袒跣纵箕踞。
清心听鸣蛙,胜与俗子语。
青秧插已齐,决瘊沟底度。
忧乐在晴雨,将非为私故。
斯言乃知音,旁人自不喻。
侠兹适无事,泯然离好恶。
坐久天西倾,汝鸣余睡去。
他是怀着一种喜悦心情来听蛙鸣的,“ 胜与俗子语”这就听出了一种心境,这蛙的叫声不仅关系到心事, 也关系到农事。“忧乐在晴雨,将非为私故”,心事有优乐, 而晴雨实在是所系稼禾。此情此景,所以他也不必多想了, 也可以安心睡觉了。
       喻良能 《雨后闻蛙》 :
雨过窗虚夜气清,草间何处乱蛙鸣。
休论公地兼私地,且听萝根呷呷声。
喻良能听蛙鸣,实际上是回避了问题,“王顾左右以言他”:“休论公地兼私地,且听萝根呷呷声”。
       宋王炎的《蛙声》:
官蛙不问雨兼晴,阁阁无端聒耳鸣。
对客自夸闻鼓吹,稚圭此语岂真情。
    俺在这里先加一个注释吧:鼓吹:《南书孔稚珪传》:“居宅盛营山水,凭几独酌,傍无杂事,门庭之内,草莱不剪,中有蛙鸣,或问之曰:‘欲为陈蕃乎?’稚珪笑曰:‘我以此当两部鼓吹,何必期效仲举。’”
      王炎的诗直指“官蛙”,这倒是很有意思的,官蛙的心思不在雨和晴,而雨和晴偏偏是关系民生的大事。俺就觉得现在的官蛙又何尝不是如此“无端聒耳”呢,不信你可以去看那些没有真情的报导!南宋词人辛弃疾的作品中也提到了官蛙:“一枕惊回、水底沸鸣蛙。借问喧天成鼓吹,良自苦,为官哪?”(《江神子·闻蝉蛙戏作》)这一叩问也直截了当:你们那些成天鼓吹的在官的是在为官吗?
    宋代的宋庠有一首《闻蛙有感》,是较为有影响的:
燕池昔有金丸戏,蝈氏今无牡菊烟。
暗水群鸣聊借问,为官何似为私年。
       这首诗先说过去燕池有贵公子使用弹弓金丸射杀蛤蟆,而掌清除蛙类动物的蝈氏周礼·秋官·蝈氏》:“蟈氏,掌去鼃黽。焚牡蘜,以灰洒之,则死。” 郑玄 注:“ 齐 鲁 之间谓鼃为蟈;黽,耿黽也。蟈与耿黽尤怒鸣,为聒人耳,去之。” 清 曹寅《闻蛙》诗:“我官同蟈氏,清夜听閒冷。” )今天也没有牡菊了,所以这蛤蟆才能够不绝子孙“暗水群鸣”,但这些官地的蛤蟆为什么恰恰与为私的没有什么两样呢?在回答官与私这样的问题上,宋庠的这首诗是最深刻的,他对这“蛤蟆”群鸣, 痛恨至极,不仅发问,甚至要铲除之,
    晋惠帝是不是一个白痴, 俺不想只看那么几段文字了,俺倒是觉得他太有想象力了,周作人有一首《儿童杂事诗》对晋惠帝的率真和童稚大加赞赏:“满野蛙声叫咯吱,累他郑重问官私。童心自有天真处,莫道官家便是痴!”俺支持周先生。尤其是现代的孩子, 天天被困在水泥盒子里,难得一见蛙类, 难得听见它们的叫声,让今天的孩子们也提出几个公与私的问题, 这或许也是真正的素质呢,总比让他们天天关心风月要好吧?



  评论这张
 
阅读(969)|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