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三道五 串烧今古

我的BLOG

 
 
 

日志

 
 

且看李白的“无理之妙”  

2011-06-10 11:15:43|  分类: 说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指望诗人都来制造真理,“无理之妙”也独具一格。请先看李白《长门怨》二首之二:

           桂殿长愁不记春, 黄金四屋起秋尘。

           夜悬明镜青天上, 独照长门宫里人。

  《长门怨》是一个古乐府诗题。据《乐府解题》记述:“《长门怨》者,为陈皇后作也。后退居长门宫,愁闷悲思。……相如为作《长门赋》。……后人因其《赋》而为《长门怨》。”陈皇后,小名阿娇,是汉武帝皇后。武帝小时曾说:“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李白的这首诗是借这一旧题来泛写宫人的愁怨的。

   清代词人贺裳在《皱水轩词筌》中说“无理而妙”。《长门怨》就是一个印证。以见伤心人别有怀抱。你看,这位“长门宫里人”对季节、对环境、对月光的感受,都是与众不同的。春季年年来临,而说“不记春”,似乎春天久已不到人间;金屋中的尘土是不属于任何季节的,而说“起秋尘”,给了尘土以萧瑟的季节感;明月高悬天上,是普照众生的,而说“独照”,仿佛“月之有意相苦”(唐汝询《唐诗解》中语)。看似无理, 却得其妙。

   李白的诗“看似无理, 却得其妙”的何止这一首。

 《东鲁门泛舟》二首·其一:


  “日落沙明天倒开,波摇石动水萦回。 

       轻舟泛月寻溪转,疑是山阴雪后来。”


  “天开”常常用来形容日出,诗人却把天开与日落联在一起;按常理应该是波摇石不动。而说“波摇石动”,但这两处同样写出了实感。铺垫了泛舟的景色。


《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

  “南湖秋水夜无烟, 耐可乘流直上天?
          且就洞庭赊月色, 将船买酒白云边
。” 

请看第三句“赊月色”,月色怎么可以赊呢?但李白曾说“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襄阳歌》)。说“不用一钱买”,这里正是“赊”字最恰当的注脚,此字之用似甚无理,却尽得其妙。诗人慷慨好客,不吝借与。著一“赊”字,人与自然有了娓娓对话,十分亲切。《送韩侍御之广德》也有“暂就东山赊月色,酣歌一夜送渊明”之句,

《与夏十二登岳阳楼》: 
             “楼观岳阳尽,川迥洞庭开。

            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

           云间连 下 榻, 天上接行杯。

           醉后凉风起,吹人舞袖回。”
       颔联历来是人们欣赏的名句。原版本是“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有的版本作“雁别秋江去,山衔好月来”。“雁别秋江”似显清冷,虽可以与“山衔好月”对仗, 但感情色彩一般;用“雁引愁心去”虽然增加了理解难度, 看似无理, 但给雁儿赋予了人情,让它带走了流放之愁,接下来是一句乐景, 完成得 恰到好处。

      《劳劳亭》:  
              “天下伤心处,劳劳送客亭。
              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
。”

    一些诗人写离别时常想到杨柳,在杨柳上做文章。“折柳”成了送别的代名词,也被古人写滥了。李白的这两句诗却不仅因送别想到折柳,更因杨柳想到柳眼拖青要靠春风吹拂,从而把离别与春风这两件本来毫不相干的事物联在一起了。

   清人贺裳在《皱水轩词鉴》中说:“诗又有以无理而妙者,如李益‘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此可以理求乎?然自是妙语。”我们再来看这位清代的评论家提到的李益的这首《江南曲》:“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说潮水有信,所以“弄潮儿”不会延误归期。难道就因为这一点而不应嫁与“瞿塘贾”?这显然不是周延的理由,也不合闺阁之道。不过,这“无理”之语恰恰表现了女子因“重利轻别离”的商贾耽误归期,而蓄积的怨愤和对耳鬓厮磨长相守的生活的渴盼。能曲尽其意,颇有真趣,自是妙语。

   南宋诗歌评论家严羽早就提到了这一点,在《沧浪诗话》中说道:“诗有别趣,非关理也。”
       由可见古人对“无理之妙”给予了足够的重视。古人写诗既可写常理也常常写无理,常理可以从正面揭示事物的内在哲理, 引起人们的思索,比如“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君子行》);“少壮不努力, 老大徒伤悲”《长歌行》)。 写无理表面看是失去了事物常理,却赢得了人们的欣赏。从自然事物的常理上看,它是荒谬的,但从人的意识活动上看,它又是真实的,是符合心理特征的联想。因为人的心理想象活动带有随意性、跳跃性、无逻辑形式,能够从这一种意象瞬间转变为另一种意象。运用这种“无理”的艺术描写来表现人物的感情,就使得这首诗在艺术表现上获得了广阔的背景和丰富的内涵。它不仅内容奇特,而且其“无理而妙”的艺术手法也令人惊奇叹服。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