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三道五 串烧今古

我的BLOG

 
 
 

日志

 
 

赏梅时节说林逋的咏梅诗  

2011-03-20 11:53:56|  分类: 说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林逋的为人和他的梅花诗,后人的评论早已纷纷扬扬,俺不想对他更多褒贬,像诸如他有没有妻子的浪漫话题, 当代的大师是有十足的兴趣的, 就让他们去说吧。俺只想说他的梅花诗带来的影响。
       林逋(967~1028),钱塘人。北宋诗人。他种梅养鹤成癖,终身不娶,世称“梅妻鹤子”。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还提到:“林逋隐居杭州孤山,常畜两鹤、纵之则飞入云霄,盘旋久之复入笼中。逋常泛小艇游西湖诸寺,有客至逋所居,则童子出,应门延客坐,为开笼放鹤。良久,逋必棹小舟而归,盖常以鹤为也!。”丞相王随、杭州郡守薛映均敬其为人,又爱其诗,时趋孤山与之唱和,并出俸银为之重建新宅。与范仲淹、梅尧臣有诗唱和。
 
      《宋史.隐逸上》载:“林逋,少孤力学,性恬淡好古,弗趋荣利,家贫衣食不足。......结庐西湖之孤山,二十年足不及城市。”
       大中祥符五年(1012),真宗闻其名,赐粟帛,并诏告府县存恤之。逋虽感激,但不以此骄人。人多劝其出仕,均被婉言谢绝同,自谓:“然吾志之所适,非室家也,非功名富贵也,只觉青山绿水与我情相宜。”林逋终生不仕不娶,无子,惟喜植梅养鹤,自谓 “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人称“梅妻鹤子”。
     既老,自为墓于庐侧,作诗云:“湖上青山对结庐,坟前修竹亦萧疏。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作诗随就随弃,从不留存。有人问:“何不录以示后世?”答曰:“我方晦迹林壑,且不欲以诗名一时,况后世乎?”
  天圣六年(1028)卒,年六十一,其侄林彰(朝散大夫)、林彬(盈州令)同至杭州,治丧尽礼。州为上闻,仕宗嗟悼,赐谥“和靖先生”,葬孤山故庐侧。

        林逋咏梅共有诗八首、词一首。诗八首宋时即被称为“孤山八梅” ,其中《山园小梅》影响最大。其诗曰: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疏影横斜水清浅 ,暗香浮动月黄昏”一联最为脍炙。 是《山园小梅》一诗的颔联,一经问世,备受推崇。就连不喜欢宋诗的明代文人也说咏梅诗“惟林君复‘暗香’‘疏影’之句为绝倡(唱)”;即使是不喜欢《山园小梅》、认为其“格调不高”“整体败落”的读者,也承认“疏影暗香”一联“是超越古人”。此句之妙在于不写花之形迹,着意写意传神,因而用侧面烘托的笔法,从不同角度渲染梅花清绝高洁的风骨,这种神韵其实就是诗人幽独清高、自甘淡泊的人格写照。此诗一出,后人奉为咏梅的绝唱。所以后来的诗人只要一写梅花,就摆脱不了“疏影”“暗香”,你看像王安石那样的大诗人笔下的《梅花》:“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也觉得“暗香”更时尚呢。 林逋自身也被公认为咏梅第一人。
林逋的身后是对他的无限的崇拜。

       苏轼 《和秦太虚梅花》这样评论:“ 西湖处士骨应槁,只有此诗君厌倒。” 
       宋诗人吴钖畴有句:“ 清风千载梅花共,说着梅花定说君。”
       宋诗人杨公远也写了许多咏梅诗,而且善于画梅,公远有句:“姓名犹寄梅花上,一度开时一度春。”    
       王君玉《梅》诗云:“不受红尘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 
       陈与义《墨梅》诗中有句:“自读西湖处士诗, 年年临水看幽姿。”
       辛弃疾 《鹧鸪天》词之三:“吾家篱落黄昏后,剩有西湖处士风。”
       朱淑贞《吊林和靖》有句:“当时寂寞冰霜下, 两句诗成万古名。”
       这些诗人都充分肯定了林逋咏梅带来的影响。

       林逋还有其他咏梅诗,录在下面几首, 供大家参考:
 
                                    安福县途中作
                     诗景纷拿且按鞭,坏桥危磴已鸣泉。
                     云根道店多沽酒,山崦人家亦种田。
                     谷鸟惊啼冲宿雨,野梅愁绝闭寒烟。
                     玉梁阁皂堪行遍,回得临江即上船。 
  
                     剪绡零碎点酥乾,向背稀稠画亦难。
                     日薄从甘春至晚,霜深应怯夜来寒。
                     澄鲜只共邻僧惜,冷落犹嫌俗客看。
                     忆着江南旧行路,酒旗斜拂堕吟鞍。 
  
                                  又咏小梅 
                     数年闲作园林主,未有新诗到小梅。
                     摘索又开三两朵,团栾空绕百千回。
                     荒邻独映山初尽,晚景相禁雪欲来。
                     寄语清香少愁结,为君吟罢一衔杯。 
  
                                      梅花 
                     吟怀长恨负芳时,为见梅花辄入诗。
                     雪后园林才半树,水边篱落忽横枝。
                     人怜红艳多应俗,天与清香似有私。
                     堪笑胡雏亦风味,解将声调角中吹。 
  
                     小园烟景正凄迷,阵阵寒香压麝脐。
                     湖水倒窥疏影动,屋檐斜入一枝低。
                     画名空向闲时看,诗客休征故事题。
                     惭愧黄鹂与蝴蝶,只知春色在桃溪。  

                                           

                                             梅 

                 宿霭相沾冻雪残,一枝深映竹丛寒。

                 不辞日日旁边立,长愿年年末上看。

                 蕊讶粉绡裁太碎,蒂疑红蜡缀初干。

                 香芻独酌聊为寿,从此群芳兴亦阑。


   同样是写梅, 也有时候同样用了“疏影”“暗香”, 怕也未必引起人们的重视,人们的喜爱也不一而足。“疏影横斜水清浅, 暗香浮动月黄昏”是深受当时独领诗坛的欧阳修赞赏的,那些醉翁的弟子和粉丝自然要跟进。但也还是有人对林逋的咏梅诗产生了不同意见。黄山谷就另辟蹊径,他就喜欢“雪后园林才半树,水边篱落忽横枝”(《竹庄诗话》),他觉得那才是写出了梅的高的品位。至于像“蕊讶粉俏裁太碎,蒂疑红蜡缀初干”这样的句子,查慎行斥之为“坠入恶俗一派”,纪昀也评论为“恶陋之极”而为林和靖叹息。俺也觉得一个诗人写出了一两个值得赏识的诗句, 未必他的诗就都值得称赞,林逋的咏梅诗就是一例。
 

 

  评论这张
 
阅读(100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