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三道五 串烧今古

我的BLOG

 
 
 

日志

 
 

风花雪月的没落  

2010-02-23 16:24:23|  分类: 说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花雪月, 是古人玩烂了的诗词题材,今人还是照样玩下去。也玩不出什么新花样。

      《绿野仙踪》的作者李百川在他那个时代就看到了这个题材的没落,所以,今天俺不想说别的, 就来晾晒一下他笔下的“风”“花”“雪”“月”。

       小说中第七回写了一个秀才冷于冰探亲,借宿于一个村墅,那村墅的先生写了许多的诗词歌赋,见了冷于冰,如同见到了知音,先是给他看了自己的大作“风”“花”“雪”“月”四首诗,现录于下:

《风》:

       西南塵起污王衣,籟也從天亦大奇;篱醉鴨呀惊犬吠,瓦瘋貓跳嚇雞啼。
  妻賢移暖親加被,子孝沖寒代煮糜;共祝封姨急律令,明朝紙馬竭芹私。

《花》:

        紅于烈火白于霜,刀剪裁成枝葉芳;蜂挂蛛絲哭曉露,蝶銜雀口拍幽香。
  媳釵俏矣儿書廢,哥罐聞焉嫂棒傷;無事開元擊羯鼓,吾家一院胜河陽。

《雪》:

        天撾面粉散吾廬,骨肉歡同慶野居;二八酒燒斤未盡,四三雞煮塊無余。
  樓肥榭胖云情厚,柳錫梅銀風力虛;六出霏霏魃欲死,接桴而鼓樂關睢。

《月》:

        月如何其月未過,誰將晶餅挂銀河?清陰隱隱移山岳,素魄迢迢鑒鬼魔。
  野去酒逢醉宋友,家回牌匿笞金哥。倦哉水飲繩床臥,試間常娥奈我何?

       这于冰秀才看了,先要夸说好,就如今人们看了别人的诗一样。夸好之余,又没有看得懂, 也只好向先生求教了。其实, 这样的诗又有谁可以看得懂呢?我们还是来请这位村墅先生自己来讲解吧,请朋友耐心看下去, 权当做重温浅近文言文了。

 

      《风》一首是这样解释的。先生道:

       “……昔王導為晉庾亮手握強兵居國之上流,王導忌之,每有西南風起,便以扇掩面曰:‘元規塵污人’,故曰‘西南塵起污王衣’。二句‘籟也從天亦大奇’,是出在《易經》。風從天而為籟大奇之說,為其有聲無形,穿帘入戶,可大可小也。《詩》有比、興、賦,這是借經史,先將風字興起,下聯便繪風之景,壯風之威。言風吹篱倒,与一醉人無异;篱傍有鴨,為篱所壓,則鴨呀也必矣。犬,司戶者也,警(惊)之而安有不急吠者哉!風吹瓦落,又与一瘋相似;檐下有貓,為瓦所打,則貓跳也必矣。雞,司晨者也,嚇之而安有不飛啼者哉!所謂篱醉、鴨呀、惊犬吠,瓦瘋、貓跳、嚇雞啼,直此妙意耳!中聯言風勢猛烈,致令予宅眷不安,以故妻舍暖就冷,而加被怜其夫;子孤身冒寒,而煮糜代其母。當此風勢急迫之時,夫妻父子猶各盡其道,如此所謂詩禮人家也!謂之為賢、為孝,誰曰不宜!結尾二句,言封姨者,亦風神之一名也;急律令者,用太上者君咒語敕其速去也!紙馬皆敬神之物;竭芹私者,不過還其祝禱之愿,示信于神而已。子以為何如?”

       再看《花》,先生道:

      “‘蜂挂蛛絲哭曉露,蝶銜雀口拍幽香’,言蜂与蝶皆吸花英,采花香之物也。蜂因吸露而誤投羅网,必宛轉嚶唔,如人痛哭者焉,蓋自悲其永不能吸曉露也;蝶因采而被銜雀口,其翅必上下開合,如人拍手者焉,蓋自恨其終不能嗅幽香也。這樣詩句,皆從致中和得來,子能細心体貼,將來亦可以格物矣。中聯‘媳釵俏矣儿書廢,哥罐聞焉嫂棒傷’,系吾家現在典故,非托諸空言者可比。予院中有花儿,媳采取而為釵,插于髻邊,俏可知矣;予子少壯人也,愛而至于廢書而不讀;予家無花瓶,予兄貯花于罐而聞香焉。予嫂索惡眠花臥柳之人,預動防微杜漸之意,隨以木棒傷之,此皆借景言情之實錄也。開元系明皇之年號,河陽乃潘岳之洽邑;結尾二句,總是极稱予家草木之盛,不用學明皇擊鼓催花,而已胜河陽一縣云爾。……”

        三看《雪》, 先生笑道:

       “首句言雪紛紛如面如粉,若天撾以撒之者;際此佳景,則夫妻父子可及時晏樂,慶賀野居矣。二八者,是十六文錢也;四三者,四十三文錢也。言用十六文錢,買燒酒一斤;四十三文錢,買雞一只;斤未盡,塊無余,言予家皆酒量平常,肉量有余耳。中聯言云勢過厚,雪极大矣,致令樓可肥,榭可即胖矣。魃者,旱怪也;雪盛,旱魃欲死,不能肆虐于春夏間矣。桴者,軍中擊鼓之物;《關睢》,見《毛詩》首章;興下文“君子好逑”也。予家雖無琴瑟,卻有鼓一面,又兼夫妻靜好之德,援桴而鼓,亦可代琴瑟而樂《關睢》矣。”

        最后来看《月》的讲解,先生道:

       “此一聯雖兩事,而實若一事:言月明如晝,最宜野游,于宋姓友人相逢,月下飲,予至醉而止;予此時酒醉興亂(闌),可以歸矣。金哥者,予家典身童子也;合同外邊匪類斗牌,見予歸家,而匿其牌焉,予打之以明家法,蓋深戒家不齊,則國不治;國不治,則天下亦不能平。所關豈淺鮮耶?播諸詩章,亦触目惊心之意耳。”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