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三道五 串烧今古

我的BLOG

 
 
 

日志

 
 

说说七夕诗  

2009-08-26 11:00:35|  分类: 说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历七月初七,有人说是古代的妇女节,古人称之为“乞巧节”。因为有些地方以初六日晚为七夕,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曾下诏以七日为七夕。这一晚,有钱人家要在庭院结彩楼,叫作“乞巧楼”,年轻妇女要在上面举行乞巧的仪式。清代诗人马朴臣有一首《七夕》诗写道“何关人事说年年,此夕银河分外妍。闲对半湾无主月,痴看一片有情天。别离隔岁仙难免,漂泊经秋客可怜。忙煞邻家小儿女,喁喁乞巧不成眠。”这分明写一个客居他乡的男人在七夕思念远方的家人,看见邻家小儿女在乞巧,真是情意绵绵,却又不知与何人诉说。中国的传统节日,大多讲团圆,这个节日是否能团圆?在民间流传着许多关于这个节日的故事。一个核心内容是说,一对恋人牛郎、织女要在这一天凭借鹊桥渡过天河相会。《淮南子》说“乌鹊填河成桥,而渡织女。”《荆楚岁时记》云“七夕,河汉间奕奕有光景,以此为候,是牛女相过也。”看来民间流传的故事由来已久。诗人们歌颂这个美丽的故事也由来已久。《文选》“古诗十九首”中有一首脍炙人口的五言诗:“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诗中的这位辛勤的织女实在令人同情。以后的几代诗人又能不歌颂么?梁刘孝仪咏织女诗有句:“欲待黄昏至,含娇渡浅河。”隋江總七夕诗有句:“婉娈期今夜,飘飘渡浅流。”王瑾七夕诗有句:“天河横欲晓,风驾俨应飞。”

    崔颢《七夕词》:“长安城中月如练,家家此夜持针线。仙裙玉佩空自知,天上人间不相见。长信深阴夜转幽,玉阶金阁数萤流。班姬此夕愁无限,河汉三更看斗牛。”前人评此诗时说:“言长信孤居,不能如牛女之一年一见也,深情无限。”把历史典故与神话传说结合起来写,这也是咏七夕的常见写法。白居易却着眼于现实,他的《七夕》是这样写的:“烟霄微月淡长空,银汉秋期万古同。几许欢情与离恨,年年并在此宵中。”

       杜甫〈牵牛织女〉诗却有另一番诗意,“牵牛处河西,织女出其东。万古永相望,七夕谁见同?神光意难候,此事终朦胧。飒然精灵合,何必秋遂逢。”诗人还真相信科学,一反世俗,唱出与众不同的观点,也十分可取。王湾的《闰月七日织女》与杜诗异曲同工:“耿耿曙河微,神仙此夜稀。今年七月闰,应得两回归。”这一年的闰七月,却让诗人提出了新问题,显示了诗人的机敏和机巧。

    李贺《七夕》:“别浦今朝暗,罗帏午夜愁。鹊辞穿线月,花入曝衣楼。天上分金镜,人间望玉钩。钱塘苏小小,又值一年秋。”诗人写七夕,不提牛郎织女,却可怜那南齐的苏小小,这多少让人感到意外,这种浪漫主义色彩或许在李贺的《苏小小墓》中留下了一点影子。留给读者的也该是无穷的回味了。

《苕溪渔隐》有诗人的一首《七夕诗》:“乞巧筵开玉露秋,一钩凉月挂西楼。人间百巧方无奈,寄语天孙好罢休。”天孙,《文选》注为“织女一名天孙女”,诗人把天上人间联系在一起,表达了对世俗的清醒认识。

       袁枚〈随园诗话〉记燕以均一首〈咏七夕〉也饶有风趣:“相看只隔一条河,鹊不填桥不敢过。作到神仙还怕水,算来有巧也无多。”陈德荣《七夕》云:“笑问牛郎与织女,是谁先过鹊桥来?”清女诗人许权对这个女人节,又有深刻的思索,看她的《七夕》诗:

        七月七之夕,家家望女牛。神仙不可见,凉风何飕飗。我疑天孙之巧转近拙,东西隔断难飞越。一年一度一分离,千古银河响幽咽。不须乞巧向天孙,若赐巧来愁欲绝。君不见东家力田妇,耕馌常相随。旦暮共苦乐,白首不分离。又不见西邻有才女,夫婿上玉堂。终年不相见,怅望悲河梁。玉露无声夜清悄,盘中盼断蛛丝绕。不知巧思落谁家,只恐巧多人易老。寄语人间痴女儿,宁为其拙毋为巧。

    诗人大胆道出了女人命运。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1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