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三道五 串烧今古

我的BLOG

 
 
 

日志

 
 

学 诗  

2008-01-22 14:3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子曰:“不学《诗》,无以言。”只怕是学诗的,不学《诗》,想当年,教洋诗的先生教导我读诗,给我一本“马雅可夫斯基”,那诗三五个字一行,每页没有多少字,一会儿就读完了。接着又去读普希金、拜伦、雪莱……直到有一天翻《草叶集》,觉得玲珑剔透,就学那个样子,开写。

       多幻想的时代,想当诗人,把头发留得长长的,穿上呢大衣,夹上一本精帧的诗集,胸前再别上派克笔,走在大街上昂首阔步,低吟着“啊,我年轻的女郎”“我轻轻地走了”,就差自囚和光屁股了,但也觉得像“诗人”。

       真正让我写出的句子有了一点诗味儿,我得感谢两位诗人,一是郭小川,一是阮章竞。他们的诗里有生活,情发于事,“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若干年后,有一回诗兴起,诗发于报端,还真的有人赏赉,约我写专题的诗稿,写组诗,后来还为我设了专栏。在城里,报纸可以当废纸卖,我把报上发表的诗剪下来。在农村,废报纸又糊在墙上,家家户户可以看到我的诗,都糊在墙上了。我有点当“诗人”的感觉了。歌颂伟大领袖,歌颂工农兵,歌颂“斗、批、改”,极尽一切歌颂之能事,自以为那就是诗了,是响当当的最进步的诗了!终于有一天,我知道,我是自找了没趣。那是1980年,我搜出所有,付之一炬。也扫除了当诗人的念头。在遭遇朦胧诗的时候,我也不甘寂寞,试着“朦胧”了两次,念给当语文教师的妻,妻不屑地说:“什么破玩意儿,莫明其妙。”——自作多情。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孔老夫子犹如当今的大学教授侃侃教诲他的子弟。我想,这也不错,在后来的日子里,闲来无事,就从《诗》读起,再读两汉六朝,读全唐,读宋元,读《清诗别裁》,读得一塌糊涂,天昏地暗。读全唐是最快乐的日子,尤其老杜、白傅让我兴奋不已,有时候还能“群”“怨”俱生,生出一些是非来,如“边关无烽火,战马不值钱。”“贵妃崇歌舞,诗书不值钱。”之类。想把那过去的事情粘贴在今天的日记里。但绝非有当诗人之想。只怕“不学诗,无以言”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