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三道五 串烧今古

我的BLOG

 
 
 

日志

 
 

2007年11月20日  

2007-11-20 11:22: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冬下了头一场大雪,昨晚十点多,还能听到外面孩子们在雪地里的嬉笑声。早上出门路已不好走了。

我没有欣赏雪的兴趣。因为没有欣赏的环境,没有欣赏的心情。城市里有了雪就特别显得埋汰,这几年,人们也懒了,过去是自扫门前雪,现在有些人连门前雪也不去扫,即便扫了,也把雪对在让他人行走不方便的地方。城市实行机械化扫雪,雪后先清主要干道,然后是非主要道路,至于小巷,小胡同和偏远的地区,就少有人去清扫了。想当年下雪就是命令,雪后男女老少齐上阵的扫雪场面大概不会再有了。张打油“有朝一日天晴了,使扫帚的使扫帚,使锹的使锹。”也许还是一种乐趣。

离开城市的雪景应该是美的。我就很喜欢雪压寒枝的景观,最好是冻雨后的雪,树枝上挂满了雪,厚厚的,层层的,又有一望无际的白色原野或者起伏的山峦作衬,那才能让人心荡漾。中国画中画风雪的就喜欢这样来画雪景,只是画雪还要用暗色衬托出雪的洁白来。

古代诗人写雪,大都“别有用心”。柳子厚“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江雪”令人叫绝,可那也是他的思想感情的一种寄托想表现自己的清高孤傲。韩退之“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的“春雪”倒是热闹,无非是要透露大年初一的一点喜悦。罗隐的《雪》:“尽道丰年瑞,丰年事若何?长安有贫者,为瑞不宜多。”让人一看就知道用意是什么了。看现在的文人墨客玩雪,又有什么新花样呢?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